当前位置:首页培训基地领导讲话
在全国社区治理和服务能力建设经验交流会上的讲话 发布时间: 2017-03-13 12:38:18 信息来源:

 同志们:

        今天,我们在四川省成都市举办全国社区治理和服务能力建设经验交流和示范培训,主要目的是深入贯彻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六中全会精神,充分交流中心城市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工作经验,深入开展理论学习和政策培训,共同探讨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前沿问题,切实促进中心城市发挥示范引领和辐射带动作用,推动各地区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工作再上新台阶。参加此次活动的主要是各省(自治区)省会(首府)城市、计划单列市、全国和谐社区建设示范城市民政局分管负责同志和基层政权和社区建设处室负责同志,以及四川省成都市各区县相关业务负责同志。在此,我代表民政部基层政权和社区建设司,对各位代表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
        刚才,四川省民政厅廖永康副厅长、成都市覃文林副市长作了热情洋溢的致辞,成都市民政局张孝军局长、武侯区林丽区长分别介绍了成都市、武侯区推进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的经验做法,今天下午我们还将实地考察3个社区,对成都市的经验做法有更为直观的感受和认识。近年来,四川省、成都市的社区建设事业在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和正确领导下,在广大基层干部群众积极参与和支持下,不断取得新进展,创造新经验。尤其是成都市一直将营造有温度的生活共同体、让居民群众有更多的获得感和幸福感作为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充分发挥四大杠杆的撬动作用,不断探索以居民群众为主体参与社区治理的有益路径。一是以转变政府职能为杠杆,撬动社区减负增效。成都市成立了城乡社区治理工作领导小组,从市级层面对深化城乡社区治理机制改革进行全面部署,推进基层政府职能转变,加强社区公共服务综合信息平台建设,落实社区减负增效工作,促进基层政府和社区自治组织职能各归其位。二是以公共服务资金为杠杆,撬动社区自治活力激发。公共服务资金作为社区项目自筹资金的有益补充,其投入方向、具体使用和评价监督完全交由居民和社区自治组织协商议定,按照“民事民议、策由民定、责由民担”的原则,促进资源有效配置,实现公共服务和居民需求的有效对接。8年来,成都市累计投入资金93亿元,有力激发了居民参与社区公共事务的积极性。三是以院落自治为杠杆,撬动社区环境整治。建立健全居民协商议事制度,创新发展“坝坝会”、“院落公共空间”等自治载体,着力围绕社区环境整治的焦点和需求,坚持“先自治、后整治”的原则,居民通过协商形成改造共识和实施程序,居民自治组织负责根据协商成果推进整治项目,居民对项目实施全程监督。这套长效机制的建立,从根本上解决了城市社区老旧院落环境脏乱的难题。四是以“三社联动”为杠杆,撬动社区营造行动。成都市建立健全“三社联动”机制,秉持用社区资源解决社区问题的工作思路,探索实施以“人”为核心的社区营造项目,充分发挥社区教化功能,塑造具有参与互助意识和公益慈善精神的社区公民,营造守望相助、邻里互助的社区氛围,努力实现社区健康和谐永续发展。刚才,吉林省长春市、浙江省宁波市、山东省青岛市、湖北省武汉市、广东省广州市分别从社区工作者队伍建设、社区服务体系建设、社区减负增效、社区多元共治、“三社联动”等方面做了很好的经验交流。这些经验和成都市的经验一样,都是全国推进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结出的丰硕成果,展现了中心城市在推进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方面取得的鲜活经验和发挥的示范引领作用,值得其他地区认真学习借鉴。
        我国社区建设事业从城市启航。上世纪90年代,民政部选择21个城市的26个城区开展社区建设试点,在充分发挥典型带动、示范引领作用的同时,为我国社区建设政策创制提供实践支撑;2000年,在前期充分调研、论证、试点的基础上,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转发〈民政部关于在全国推进城市社区建设的意见〉的通知》(中办发〔2000〕23号);2000年—2001年,民政部在青岛市、重庆市、武汉市、四平市等地分片召开城市社区建设工作推进会议,向全国播撒了城市社区建设的星星之火,引燃了全面推进社区建设的燎原之势,标志着我国社区建设事业在新世纪开启了全新的篇章。此后的十余年间,我国社区建设从东部地区向中西部地区拓展,从大城市向中小城市辐射,从城市地区向农村地区延伸,社区治理机制不断创新,社区服务体系逐步完善,社区发展理念深入人心。在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社会治理面临新形势的今天,广大城市特别是中心城市作为各地区经济、政治、科学、技术、文化、教育的中心,在推动社区建设事业、加快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上首当其冲,责无旁贷。2015年,中央召开了建国以来第四次中央城市工作会议,习近平总书记在会议讲话中指出:“城市是我国各类要素资源和经济社会活动最集中的地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加快实现现代化,必须抓好城市这个‘火车头’”。今天,我们在成都市举办全国社区治理和服务能力建设经验交流和示范培训,邀请各省(自治区)省会(首府)城市、计划单列市以及全国和谐社区建设示范城市的同志们济济一堂,就是要搭建中心城市推进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的学习交流平台,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开局之年和全面推进结构性改革攻坚之年,通过经验交流、理论学习和问题探讨,共商社区治理体制机制改革创新大计,使中心城市持续成为牵引我国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的强大引擎。
        当前,我国正处于改革发展的关建时期,经济体制深刻变革,社会结构深刻变动,利益格局深刻调整,思想观念深刻变化,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呈现出全新的发展趋势。一是更加注重社会化参与。加强和创新社区治理的过程是实现社会善治的过程。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党委领导、政府主导、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社会治理体制,将“政府负责”改为“政府主导”,一词之差,凸显了新时期社会治理的社会化趋势,就是要注重引导社会成员增强主人翁精神,激发社会自治、自主、能动力量,让大众的问题由大众来解决,构建全民共建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二是更加注重法治化引领。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居民群众的规则思维、权力限制思维、程序思维和法治认同不断加强。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基础在基层,工作重点在基层”,五中全会进一步明确了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法治化的理念。依法行政、程序正义将成为推动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的基本遵循。三是更加注重精细化服务。传统治理模式惯用的笼统、粗放、经验化的处理方式,已不能适应社会结构复杂、利益诉求多样的社会现实。推动社区服务供给侧改革,把准群众利益的“脉搏”,找准群众问题的“症结”,瞄准群众需求的“靶心”,改“大水漫灌”为“精准滴灌”,将保基本公共服务与多元提供个性化服务相结合,优化资源配置和服务流程,转换社区服务的供给方式都将成为推进社区服务精细化的发展方向。四是更加注重信息化支撑。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正深刻地改变当今世界的面貌,现实社会和虚拟社会的边界逐渐模糊,对人们的经济行为、生活方式和思维模式都产生了重大影响。以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为支撑的社区治理手段、方式、载体将对传统社区建设模式产生巨大的冲击和跨越性的改进。如何充分利用信息化手段,创新治理手段,改进治理方式,提升服务能力将成为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需要不断探索研究的课题。为此,今后一个时期中心城市要重点抓好以下几方面工作:
        一、始终抓好社区服务体系建设。民政部近日会同全国社区建设部际联席会议成员单位印发了《城乡社区服务体系建设规划(2016-2020年)》(民发〔2016〕191号)。“十三五”时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社区服务搞得好不好,直接关系到居民群众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战略进程的感受和认识。因此,各地在落实城乡社区服务体系建设“十三五”规划时,要特别注重从三个方面着力。一是着力推进服务均等化。各地要统筹考虑人口规模、需求结构和服务半径等因素,推动社区服务对象从户籍人口向常住人口扩展,促进城市社区服务项目向农村社区拓展、资源向农村社区延伸、机制向农村社区覆盖,努力推动基本公共服务人群覆盖和城乡区域覆盖的均等化。二是着力推进服务智能化。各地要在“互联网+”与城乡社区服务深度融合上下功夫,结合“互联网+政务服务”,扎实推进城市社区公共服务综合信息平台建设;推进智慧社区信息系统建设,逐步实现社区公共服务、志愿服务、便民利民服务等社区服务信息资源的集成;推动社区设备设施的智能化改造升级,强化社区信息化服务能力;大力发展城乡社区电子商务,促进社区服务供求精准对接。三是着力推进服务多元化。各地要积极引导多元主体参与社区服务,充分发挥基层政府、社会组织、驻区单位、市场主体等多元主体的共建合力。着力引导社区居民参与社区服务,吸纳社区居民参与政策制定、项目设计、服务供给和绩效评估全过程,探索通过居民自愿筹资、建立社区基金等方式扩充自我服务资源,促进社区服务与居民需求精准对接,让社区居民有更多获得感。
        二、始终大力促进社区协商制度化。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国家治理的本质属性,也是实现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制度的战略选择。社区协商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有效实现形式。在推进社区协商制度化过程中,要着重做好以下几方面工作。一是明确社区协商的内容。加强对社区公共事务的协商,加强对政府公共政策的协商,将公益事业、物业权益、志愿服务等涉及多数居民共同利益的内容纳入社区协商范围。二是创新社区协商的载体。推进多领域、多层次、多渠道开展社区协商,着力完善民情恳谈、社区听证、社区论坛、社区评议等协商机制,广泛开展平等对话、相互协商、彼此谈判、规劝疏导等协商活动,积极拓宽社区媒体、互联网络、移动设备等协商渠道。三是规范社区协商的程序。基层政府及其派出机构和社区党组织、自治组织要制定社区协商规范,按照自治章程、居规民约和议事规则安排协商议事活动,增加协商密度,提高协商效能,加强协商督查,确保社区协商取得实效。四是培育社区协商的氛围。政府设立专项资金,通过“以奖代补”的形式,推动社区协商议定的公共项目顺利落地,激发社区居民参与协商的积极性,充分营造“有事好商量”、“有事会商量”、“商量有落实”的社区协商良好氛围。
        三、始终努力推进社区减负增效。人民群众依法管理自身事务是国家治理最为广泛的群众基础,推进社区减负增效是增强社区自治和服务能力的重要保障。各地要认真贯彻落实民政部、中央组织部印发《关于进一步开展社区减负工作的通知》(民发〔2015〕136号),研究制定市级层面推进社区减负增效的政策措施,确保社区组织承担的行政事务只减不增。一要在健全领导体制上下功夫。推进社区减负增效,必须积极争取党委、政府重视支持,建立党委、政府统一领导,民政、组织部门牵头协调,有关部门协同参与的社区减负工作领导体制。要充分发挥各级社区建设协调议事机制作用,加强社区减负增效的统筹协调、部门协作。二要在完善政策制度上下功夫。各地要研究制定本地区推进社区减负增效工作的综合性政策文件,明确社区减负工作的目标、任务和措施。要落实《通知》提出的以市(地、州、盟)为单位建立社区减负“三项制度”的要求,抓紧制定社区工作事项清单、社区综合考核评比制度、社区印章使用范围清单等专项规范文件,确保“三项制度”落地生根。三是要在开展专项行动上下功夫。各地要按照“全面清理、逐级负责、严格审核、大幅减少、统一规范”的原则,采取自上而下、条块结合,自查自纠与重点督查相结合等方式,相对集中时间,精心部署开展社区减负专项行动,保证各项任务全面落实。
        四、始终推进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实践。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实验区已经成为破解制约社区建设发展难题的有力抓手,成为推进基层社会治理体制改革的有益载体。在座的中心城市基本都有国家级或省级的实验区,各城市要善于用好实验区这一工作平台,推动全市社区治理创新工作水平再上新台阶。一是立足问题导向。要指导各实验区按照“小切口、深挖掘、重实效”的原则,从自身工作实际出发,进一步聚焦社区治理的难点瓶颈问题,实施深化体制改革的一批政策举措,建立具有普遍政策意义的制度机制,形成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的丰富实验成果。二是立足完善保障。要将社区建设相关财政资金和福利彩票公益金项目向实验区适度倾斜,指导实验区探索引导市场和社会力量参与实验区建设的政策思路,通过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积极引导社会资金投入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三是立足宣传交流。要综合运用广播、电视、报刊、网络等媒体平台,大力宣传实验区建设经验,全面展示实验区建设成果;要注重将实验区成熟的实验成果上升为全市推进社区治理创新的政策措施,切实发挥实验区先行先试、示范引领的作用,推动本地区社区治理和服务工作水平整体提升。
        同志们,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号角已经吹响,在新常态、新时期、新阶段继续发挥中心城市的示范引领作用,推动我国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不断前行,是时代赋予我们的光荣使命。让我们始终高扬改革创新的时代精神,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善始善终、善做善成,把城市社区治理的点滴实践汇聚成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浩荡洪流,为顺利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出积极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