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献荟萃

长春市政府关于废除保甲制、取消闾制,建立居民组的工作初步简要总结(节录)

发布时间: 1949-03-01 13:52:56 信息来源: 《长春解放》

(一)进长春后我们即采取自上而下地搭架子与自下而上地打基础相结合的改造办法来改造政权,在市区政权机构初步建立后,又委派了一批从后方调来的新干部代理街长。十一月初,市府曾明令废除保甲制,但基于刚进城工作需要,一时又来不及改造,对原来保甲人员曾采取暂时利用其跑腿、送信、传达、通知,有职无权,发现坏的个别撤换,逐步改造的办法。但由于事多人少,我们又没向群众说明结果,实际上不少保甲人员还是有职有权(如发救济粮、贷款、发路条、办落户,甚至有的街长把私章交给保甲人员),继续作威作福,贪赃枉法,欺压群众(如长春区□街保长贪污了群众的“救命粮”,不请客不给难民落户),甚至勾结党特警宪、游兵散勇,抢偷群众东西,霸占出卡群众的房子,歪曲法令,在饥饿未复的状态下,强迫群众扭秧歌,造成群众对政府的对立与不满情绪,反到使其得到合法活动地位。

为了摸索改造下层政权经验,市府民政局于十一月上旬,派出工作组到长春区桃源街进行试点。经验证明,在解放初期(军管会已结束),社会秩序安完〔全〕的条件下,只要抓紧广大群众当前的迫切要求(如冬季燃料问题),经过各种工作(埋死救生,发放救济,安家生产并开办夜校等),发现培养一些工人劳动人民中的积极分子,经过民主教育是可以而且可能进行初步改造街组政权的。长春全区及其他区的一部分(约占全市五分之二的)就是这样于十二月底前改造了一部分组长的。

(二)一月下旬市委在布置半年工作中,提出了改造基层街政权的任务,□□的干部会上传达了中央对于保甲长处理的通报。当时准备于一月底二月初将全市所有保甲长撤换,取消闾制,产生出新的居民组长。接着市府召开了市内区长联席会,根据中央与市委指示作了具体的讨论与布置。因当时正处于阴历年关,一般是从二月初开始到二十五日结束,中间开了三次区长联席会(布置检查督促并总结汇报)。各区(除长春区于一月底即结束继续进行组长训练外),都经过了布置动员,准备力量(各区都感到人少组多,时间太短,后来使用了一批冬季受训的小学教员,)进行试点。(头道沟区委组织力量在广安、东二条两街试点,民政局也派了一个组在宁波街试点。)十日前街的试点结束后,再全面展开。实际上从十日至二十五日半月期间是运动普遍展开的紧张阶段。各街一般经过宣传酝酿,进行民主教育,搜集保甲长罪恶材料,发动控诉,培养积极分子候选人对象,以组为单位进行投豆选举,以街为单位群众进行控诉。政府宣布保甲长解职,并责成其立功自赎,新组长举行宣誓就职,表示决心为人民服务。前后历时不到一月。这一运动在全市范围内造成了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这一运动一般说还是比较有计划、有步骤、有秩序进行的。在组织上全部撤除了保甲长,并全部向群众低头,向政府悔过,具结划押,完成任务立功自赎。一部分保甲长被政府扣押法办。群众自己选出五三五一名新的正副居民组长(工人占百分之三十五,加上贫民,独立劳动者等基本群众占百分之八十以上)。有的区还选出一部分街、组委员,全部取消了阊制。群众经过了控诉与民主教育选举运动,政治觉悟上提高了一步。总之,经过了这一运动,基本上打垮了保甲制度对人民的统治,普遍产生了新的居民组长,打下了今后继续改造街政权的基础。

(三)分清敌我,表明态度,坚决废除保甲制,一律撤除保甲长。

根据中央指示,市委布置市府在第一次区长联席会上曾明确提出,必须坚决废除保甲制,一律撤除保甲长,并考虑如何执行中央通报的指示。长春解放为时三月,过去对保甲长,虽然未提出使其立功自赎办法,而今天要马上撤除,是否还是应当最后将他一军,还是将其轻轻饶过?我们提出各区应首先召开以区或以街为单位的保甲人员大会,宣布撤职听候群众审查,并在撤职后仍给以立功自赎之任务。各区一般是执行了这一办法,但有的区街,未能先撤除保甲长职务,而是采取先发动群众进行民主教育,将保甲长选择的办法。结果很费劲,牵长了时间。后来在第二次区长联席会上转变了这一点,运动就很快开展起来。这说明政府对保甲人员表明态度给群众撑腰是很重要的。又如在过去长春区选举中,曾发现一部分新干部中认为旧保甲人员可以采用,离了他们不行,清洗了他们,不又增加了失业的人吗?个别干部在当群众揭发保甲人员罪恶时,自己觉得于心不忍,不愉快。这是敌我不分,没有群众立场的表现(长春区很快纠正了这点,并将已撤职未处罚的保甲长又召集来交代任务)。不了解保甲长是国民党统治人民的帮凶爪牙,不了解这些人过去帮助国民党抓兵、拉夫、翻粮、派款,使用勾结蒋匪,镇压革命力量,使用种种手段欺压群众,敲诈勒索,抢掠财物,霸占人妻,强占民房,随便打骂甚至逼死人命。群众对之已咬牙切齿,恨之入骨,必须坚决废除,一律撤除。特别在经过一个阶段的留用而未向群众表明态度的条件下,容易模糊群众对民主政府的认识,(如长春区□街群众说:“过去他们是保长,现在是闾长,过去的甲长做了组长,还是那一伙,还是他们打腰”),甚至由于经常接近我们办理事情,某种程度上也模糊了我们某些新干部对保甲长的认识。必须分清敌我,表明态度,给群众撑腰,群众才敢控告保甲长,才能启发群众参政的积极性。(下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