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理论研究科研成果
“三社”的边界属性如何厘清?——杭州市上城区的探索与实践 发布时间: 2017-03-17 15:59:41 信息来源: 《中国社区报》

社区、社会组织、社会工作人才构成的三社联动成为当下基层社区社会治理的主要举措。但目前面临一些实践问题,如“三社”的顶层设计谁负责完成?社区组织、居委会与公共服务站如何理顺关系,即相互的责任如何确认?三者的能力如何得到最大化发挥?三者又如何有界限地融合等等问题困扰着基层。也就是说,在当下政府动起来了的情况下如何推动社区与社会的活力,如何确定社区、社会组织、社会工作人才三者之间的界限和联动机制问题成为解决当前基层治理中的首要问题。

杭州市上城区作为东部发达城市的主城区,在实践中结合社区的自我发展特点,探索出切合实际的三社联动机制,并在实践中取得一定效果。上城区的做法可能有借鉴意义。

一、通过改革“三社”组织架构界定权利属性

“三社”之间的联动关系强调的是“三社”的角色定位与联动职责的匹配。由于“三社互动”治理中涉及到多方主体与力量,避免不了可能产生无序的竞争,互相消耗力量产生负能量。为避免负能量的产生,上城区立足于顶层设计,同步开展了街道、社区、部门管理体制改革,推动社区治理体系由垂直的科层结构逐步转变为多元互动的横向网络结构,进而完成权利边界的划分。

如在街道层面重点强化街道终端服务功能。将该区属有关行政执法主体下移,统一由街道属地管理。明确街道在深化社区居民自治、培育社会组织品牌、开发社会工作岗位中的主体责任,提升街道对“三社联动”的资源调配和属地管理能力;社区层面,厘清“三社”主体关系。按照做强做大社区党组织,做优做实社区居委会,做精做深社区公共服务工作站为社区改革的工作思路,优化社区公共服务站设置,试行“一站对多居”的公共服务运行方式,促使社区居委会归位,强化居民协商自治。在社区公共服务站孕育综合服务、公共事务、社会工作三大功能,并将专业化、精细化、个性化服务以岗位购买或项目运作等方式交由社区社会组织承接。

部门层面,统筹“三社”服务管理。民政工作将社区建设、社会组织和社会工作三大业务合而为一,由社区建设科统领“三社”发展,打破“三社”条块分割、各自为政的局面,促使“三社”相互支持、渗透融合、联动发展,明确部门凡涉及服务类事项,将相应经费与资源下放到社区,由居民通过协商程序自行解决,相关职能部门做好指导评价工作;凡涉及执法类事项,由各职能部门根据责任主体唯一的原则,依法行政,承担主体责任。

通过这种改革,使“三社”的权利属性得到清晰确认,相互之间能够各行其职。

二、通过健全“三社”协商机制界定能力属性

“三社互动”的实质内涵是启动社会组织存量改革,释放过多的行政权力,让多样化的社会生态有自由生长的空间;同时,要加快培育和推进社会权力成长机制,积极推动社会权力成长。但在实践中,容易产生相互责任推诿及利益争夺的问题,即能力属性界限不清。上城区的做法是通过协商机制运用集中与分散、培育与考核相结合的方式进行。

集中方式上是筹建由社区居委会、居民代表、业委会、物业管理公司、社区社会组织、社会工作者和驻地单位等多元主体共同参与的社区发展协会,构建具有议事、决策、执行和监督等功能的社区公共事务协商体系。以社区发展协会为支点,创设以小区、楼宇、院落为单元的居民自治载体,提高解决社区热难点问题的实效。支持社会组织依法参政议政,通过组织推荐、择优选聘等方式,将社会组织骨干人才和社会工作领军人才吸纳到区“两代表一委员”中,提高协商质量和水平。

其分散方式是实施政府与“三社”之间的双向评价机制,将政府绩效与居民满意度、社会组织服务和社会工作发展挂钩,建立良性的政社合作关系。通过免费开放公共资源为社区社会组织和社会工作者开展服务提供场地、设施支持,鼓励持证社区工作者创办社区社会工作室,开展专业化服务,创新居民自治载体。同时充分发挥社区领袖作用,开启物业自管、睦邻自治、社区营造等新格局,推动居民自治落地生根。

其培育方式是以区社会组织发展基金会为基础,设立社区基金账户,将涉及居民公共事务的相应经费和资源,以政府购买、基金会资助、辖区单位赞助和居民自筹等方式组团,实现跨界合作和供需对接,以居民需求为导向,每年拨付500万元专项发展资金,设立We创客计划、好邻居基金、社区伙伴计划、社会工作发展计划等孵化载体,定向培育社区社会组织和专业社工人才。

通过这种方式使“三社”的责任和能力都得到最大程度发挥,既避免了相互之间的责任推诿及利益争夺,又避免了恶性竞争,进而实现了“三社”品质服务、品牌引领的发展目标。

三、通过建设“三社”发展平台融合边界缝隙

“三社联动”的终极目标是通过资源共享为居民提供实在有效的服务,解决好涉及民生的各项公共服务需求进而实现社会效益最大化。为了避免“三社”过度关注自我边界,上城区级层面依托社会组织服务中心、社会组织发展基金会、社会工作协会,通过“公益相亲会”、“资本众筹会”、义仓义集等途径,推动全区社会组织和社会工作的公益创投、能力建设、资源对接,街道层面承担居民需求发掘、社会组织培育、公益项目监管和社工人才培养等任务,社区层面依托社区居委会和居务监督委员会,收集居民需求,让渡社区空间,并对社区社会组织和社会工作者的服务成效进行监督;通过打造 “小营红巷”生活广场、“左邻右舍”社区治理创新园、馒头山邻里中心、湖滨家园等功能设置多元、场馆布局合理、出行环境便利的社区公共服务复合空间,融合社会工作实验室、社会组织公益项目等各类社区服务,实现了“三社”的互联互通。同时运用“互联网+”理念,在政府层面整合数字电视社区频道、“平安365”社会服务管理联动平台、社会组织网等信息资源,建立区域联动、多元协同的社区治理基础数据库和智能化的便民服务体系,在社区层面,升级“民情E点通”移动智慧服务平台,有效对接区行政服务应用系统和杭州市智慧社区平台,实现社区基础数据、便民服务、社工走访、社会组织推介、OA系统、审批事项等信息的兼容和共享,促进居民需求与政务服务、社会组织服务的有效融合。

杭州市上城区通过解决三社的边界,打通了社区、社会组织、社会工作人才三社的有机联动,实现了居民群众各种诉求的“随时表达、快速反应、及时解决、有效跟踪”,成功搭建政府与居民之间良性互动平台。特别是通过协商自治,居民的利益诉求得到充分表达,居住环境得到不断改善,社区服务也得到进一步提升,达到了“三社”既有明显分工又有协作、统一中有各自的责任边界及分散中有相互监督和合作的局面,推动了 “三社”的良性发展。